• 中弘再引援:告别加多宝 迎来宿州国厚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8-11-13 04:05:16 来源:时代周报
  •     北京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召开四届一次理事会和监事会,选举产生了第四届会长、执行会长、监事长、副会长、秘书长,并表决通过了协会内部管理制度等事项。

    [摘要] 截至今年6月末,国厚金融已累计收购处置不良资产超过750亿元,涉及数十家银行和近千家企业。

    时代周报记者 胡天祥 发自广州

    在宣布与加多宝的合作全面终止后,深陷债务危机的中弘股份(000979.SZ)又迎来了新的白武士。

    10月9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加多宝集团认为公司披露的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的描述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引发双方产生分歧,最终导致《原协议》约定的相关合作全面终止。

    “告别”加多宝的当天,中弘股份即时拉来了“新帮手”,其公告显示,公司已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宿州国厚”)及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创展”)9月30日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协议》。根据协议,中弘同意委托宿州国厚对其实施托管经营,宿州国厚愿意接受中弘的委托,期限36个月,托管费用为每月基础费用100万元。而中泰创展同意在宿州国厚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流动性支持,促进中弘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与以往交易不同的,这次的“主角”宿州国厚与中弘股份的注册地均系安徽宿州,前者还有宿州市国资参股。而中泰创展则是民营金融巨头“中植系”旗下新金融控股公司,有趣的是,“中植系”旗下另一家公司—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目前与中弘股份存在两笔债权债务纠纷,深交所也在问询函中提出“浙江中泰创展与本次交易对手中泰创展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

    复杂的关系背后,这次交易,能否“开花结果”?

    国厚金融实际操盘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悉,宿州国厚成立于今年8月31日,注册资本达5000万元人民币 ,经营范围包括资产收购、管理、处置、资产重组,接受委托或委托对资产进行管理、处置、资产管理咨询服务等。其股东包括安徽国厚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厚资本”)、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宿州城投”)和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信托”),三者分别持股40%、35%以及25%。

    值得注意的是,宿州国厚第三大股东陕西信托背后实际控制人系陕西省国资委,其第二大股东宿州城投是宿州市人民政府出资的国有独资企业。今年5月23日,由宿州城投报送的关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组建方案》获得宿州市国资委专题会议研究同意。

    再看宿州国厚第一大股东国厚资本,后者被国厚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厚金融”)全资控股。资料显示,2018-11-13,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国厚金融成为国内首批、安徽唯一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省级资产管理公司,打破了由长城、信达、华融和东方传统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垄断经营的局面。

    2014年9月,国厚金融先后成功收购一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分行和一家地方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包。2015年5月,国厚金融通过竞拍先后成功批量收购某国有银行和某城商行不良资产包。今年2月,国厚资产以接盘债务的方式接盘了国内A股上市公司莲花健康。截至今年6月末,国厚金融已累计收购处置不良资产超过750亿元,涉及数十家银行和近千家企业。

    显然,目前深陷债务危机的中弘股份正中国厚金融下怀。“中泰创展化身托管经营者,则是就有关债权问题达成的处置协议。而中弘股份其后盘活资产等一系列资本运作的主控方还是宿州国厚(国厚金融)。”据媒体报道,国资仅仅是为幕后真正的操盘手站台,其目的一是为了向外显示安徽地方国资对这一项目的支持;其二则是中弘股份目前无论是财务还是法律法规风险都在不断放大,有了国资这一背景,对其后续处理一些涉及行政事务和财务问题上,都有方便。

    中植企业集团亦对媒体回应称,对中弘的托管和经营还是以宿州国厚为主,中泰凭借在金融服务和重组方面的经验配合宿州国厚的托管工作,视情况提供适当的流动性支持。

    面临退市风险

    显然,在强势的宿州国厚与中泰创展面前,中弘股份并无太多主动权。

    根据《经营托管协议》相关约定,宿州国厚与中泰创展有权单方解除协议,而中弘股份无单方面解除协议的权利,协议履行过程中无主动权。与此同时,《协议》约定中泰创展只是配合宿州国厚酌情为中弘股份的生产经营提供流动性支持,但未对给予流动性支持的金额和时间期限进行约定。这意味着中泰创展能否顺利履行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此外,虽然《协议》的实施不会导致中弘股份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但公告也指出,宿州国厚有权向中弘股份提名1人担任公司总经理,提名1人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而新任总经理则有权向董事会提名副总经理、财务总监。

    苛刻条款背后,实则是中弘股份已无太多议价筹码。在宿州国厚之前,中弘股份分别尝试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加多宝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但均以失败告终。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截至今年10月9日,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5.87亿元。中弘表示,公司如果无法妥善解决逾期债务,可能会被提起诉讼、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会引起更多债权人因采取财产保全措施而提起诉讼(仲裁)。

    与此同时,截至10月12日,中弘股份股票已连续16个交易日(2018-11-13–10月10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即退市。

    中弘股份表示,公司因管理不善,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陷入停工状态, 面临多起诉讼,已陷入严重经营困难,持续亏损,面临股票被终止上市交易的风险。公司签署《经营托管协议》,拟借助宿州国厚的管理团队在不良资产管理运营及中泰创展在债务重组和金融服务方面的丰富经验,使公司尽快摆脱困境。

    但结果,是否真能如中弘所愿?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多宝 州国 的报道

  • ·中弘再引援:告别加多宝 迎来宿州国厚(2018-11-1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顾云昌主张,保障房需求应由下而上申请,这一点与其他几位专家不谋而合。中央应该建设统一、公开的保障房申请制度,从申请到核实再到建设,进行精细化管理。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两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纺,其二是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7月18日,中粮集团在京召开改革战略重组启动大会,公布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

    为防止各地“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懒政、敷衍做法,实行差别化管理的大气污染治理思路,但他同时提醒严重污染企业,莫心存侥幸,一定还要按照错峰生产要求该停则停,该限则限。

    2018-11-13,伴随着京沪高铁的正式运营,时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的董事长蔡庆华,写下了“朝辞天安门,午逛城隍庙”的词句。

    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长大。上一轮融资它的估值是11亿美元,“目前估值已经比上一轮要高出好几倍了。”刘自鸿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寄希望于国资委自我突破已不现实,中央层面的国务院已对应成立国务院层级的国资深化改革小组。

    “从政策层面,政府能做的首先是兑现承诺,改革现有金融制度:开放更多的民营银行,彻底的利率市场化。其次,让地方政府各司其职,赢回民间投资者的信心。”唐大杰表示。

    南方云教育将在这次的南国书香节上为学生和家长带来一系列科技感十足的教学新工具。其中,南方云创客作为集大成者,汇聚了VR、AR、3D打印、机器人等最新技术,且已经应用至教学层面。

    ?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
     
    流水塘 五和镇 景芳二区 宇峰小学 伦教市场
    延安 亭坑村 金桥经济技术开发区 鹰潭市 前王家村委会